科技资讯网

科技行者“登哥”的停車位被占了

“登哥”的停車位被占了

“登哥”的停車位被占了

“登哥”的停車位被占了

2019年9月29日 23:14:45 作者:賽博故事(cybergushi) 科技行者
  • 分享文章到微信

    掃一掃
    分享文章到微信

  • 關注官方公眾號-科技行者

    掃一掃
    關注官方公眾號
    科技行者

“登哥”遇到的問題,是一個典型社會信用問題,也帶來了經濟模式問題。

科技资讯网作者:賽博故事(cybergushi) 來源:科技行者 2019年9月29日 23:14:45

關鍵字:

作者 | 高飛  編輯 | Miss Zhou

來源 | 賽博故事(cybergushi) 

“登哥”是個環保人士,很喜歡騎電動車,不過登哥騎電動車很沖動,經常違章,這樣被交警當場攔下來就很沒面子。所以有時候他也想要開車,但生活在大城市的他,社保年限不夠還買不了車牌。不過今年,登哥終于熬到頭了,中簽拍賣到車牌,馬上買了部車,多年前早就買好的停車位終于派上了用場。

 (圖文無關)

不過沒開心幾天,登哥又心煩了,就是因為這個停車位。登哥的停車位是開放空間劃線的,這就避免不了被別人占車位。每次登哥上了一天班開車回來,車位十有八九是被其他車占了的。事后只好打電話通知車主,自己在路邊苦苦等待,等上10分鐘甚至20分鐘都是有的。

“登哥”自然要向停車管理員抱怨,“你們是咋管理的”,沒想到反倒被老大爺管理員嘲諷了。大爺指著面前一排停車位上的地鎖說道,“你新來的吧,人家有車位還都買了地鎖,就你不買,不占你的車位占誰的呢”。

“登哥”被嗆的啞口無言,于是聽了大爺的勸告,買了地鎖,還花了100塊錢找大爺裝好。接下來一周,登哥每天都鎖好車位,果然,車位每次回家都安然無恙,不再有車位被占之憂。

但是“登哥”還是不高興,因為地鎖也是個麻煩事。他每天開車前鎖一次,回來再解鎖一次,總歸要花上幾分鐘時間。遇到下雨打雷,全身淋透了也免不了這個步驟。特別是有時候上班遲不遲到,就差搞地鎖那幾分鐘,登哥就更不喜歡鎖車位這個環節了。然而一旦登哥嫌麻煩不鎖車位,車位就自然要被占,墨菲定律強悍的支配著登哥的車位。

“登哥”遇到的問題,是一個典型社會信用問題,也帶來了經濟模式問題。

“登哥”遇到的問題,有三種解決方案。

  • 第一種情況,“登哥”不用買地鎖,因為車位管理有序,車位充足有余,他的車位自然不會被占,登哥生活幸福指數最高。但是這種情況是不存在的,這是烏托邦社會。

  • 第二種情況,“登哥”沒買地鎖,物業管理混亂,社區車位也不足,于是經常被占車位。等人挪車至少要10-15分鐘,體驗最糟糕。偶爾也存在沒有人擠占車位的情況,幸福指數是隨機的,這是個叢林社會。

  • 第三種情況,“登哥”買了地鎖。每天要花固定時間開鎖、上鎖。比最糟糕的每天等人挪車好一些,也避免不了確定的生命是被浪費了的。開鎖、上鎖那幾分鐘,一年算下來是1000分鐘,十幾個小時的生命。十年下來,就是十天的生命。

但是第三種情況是有合理性的,從經濟發展的角度,它創造了價值。因為它起碼額外創造了一個車位地鎖產業。這個產業因為“登哥”們的煩惱憑空被創造出來了。一定有工廠因此而繁榮,有地方因此而富裕,有工人因此而就業。

不過從整個社會角度,這卻是一個“是藥三分毒”的GDP,是一個有毒的“GDP”或者“解毒”型的GDP。除了地鎖工廠,其實沒有人真正高興。

什么是 “有毒”或者“解毒”型的GDP呢。這是我們為了避免最糟糕情況(有毒),而采取的防備性投資(解毒),但是即便你投資了,你也無法得到最完美的體驗,而是一個“次優”結果。或者說破財免災吧。

你還能想到什么GDP同樣是“含毒”或者“解毒”的GDP呢。其實挺多,比如空氣凈化器;信息安全產業同樣也是“解毒”GDP,我們為了應付黑客、病毒、勒索軟件,投資防火墻,投資病毒檢測;現在很流行的電子煙,更是一個有毒的GDP。“解”GDP是在人們遇到糟糕問題時,不得已產生的投資。而且即使你花了錢,體驗也不可能完美,空氣凈化器有噪音,防病毒軟件會消耗系統資源,電子煙治標不治本。

但是萬事萬物都是辯證的。

讓我們回到“登哥”的例子。顯而易見,在超大城市,停車位一定是“緊張的”和“不夠用的”,道路資源也是“緊缺的”。

“登哥”的車位每天約一半時間是沒有被使用的(“登哥”的上班時間),如果他回家探親,可能就會至少空出一周,如果這個時間段,沒有其他車停在這里,無形中就造成了城市空間的資源浪費。

有沒有其他更好的模式呢?我們在這里假想一下。

此時此刻,我們先發明一下互聯網。

在互聯網時代,停車位可以不再是固定不變的。有人開發了一個互聯網停車位共享電商平臺,人們通過互聯網手段,將停車位信息公開出來,然后每一個車位都有一個自動鎖自動檢測車位空占情況,有了這些技術,空余的停車位可以被分時段出租了。

這種模式下,“登哥”車位沒有被使用的時候,可以被其他有需要人的租用。等“登哥”下班回來,停車位在之前就被空出來了。“登哥”的體驗從此上了一個臺階,沒有車位的其他車主感覺也很好。

我們可以計算一下他們為啥高興,因為車位分時出租電商平臺的出現,“登哥”的車位沒有再被人惡意占用了,甚至還能小賺一筆停車分時出租費。沒車位的人短時間也解決了停車問題,因為他們能更有效率的找空余車位。城市空間甚至也更加有秩序了,亂停車占道的人也少了。

自此,一個“有毒”的GDP,就變成了一個比較可口的GDP。

但是這個方案可能也有它的問題,如果臨時租了車位的人,到了“登哥”回來的時候還不走怎么辦?如果登哥本來說出租,但是有人來的時候,他又決定不租了怎么辦?這些情況下,我們似乎又回到了問題的最初。

于是,我們還需要尋找更完美的體驗。

此時此刻,AI技術被發明了,然后自動駕駛汽車出現了。

現在“登哥”的汽車是一個智能自動駕駛汽車,其他所有人的車輛也都是智能汽車。我們就有了一個新方案,智能汽車自動尋找空余車位方案。

“登哥”的車上有一個智能鎖。在“登哥”不在的時候,智能鎖就打開,將車位開放給其他人,在登哥回來之前,智能鎖會計算登哥回家的時間,自動提醒其他停車人挪車,沒人挪也沒關系,這車會自己開走。這樣,似乎所有人都真正開心了,就算沒有停車位也不是大問題,只要車主們下車了,車就自動去找車位停車,若實在沒有,可以去空閑路段閑逛。需要的時候,再自己開回來和主人匯合。

從此,世上再無“停車位”,也再無汽車“沒有停車位”。

這是一個關于停車位的故事,也是一個關于經濟發展模式的故事。

地鎖時代的經濟就是傳統經濟時代,資源是固化的,效率是低的,供給是過剩的(這里插一句,其實現在的貿易戰,就是供給過剩造成的,一個國家不想再要另外一個國家生產的商品,買東西被視為吃虧)。社會信用遵循木桶理論,社會信用最低的人會造成最惡劣的影響。

共享車位時代的經濟則是互聯網經濟,在互聯網中間平臺的協調下,資源調配有了一定的動態性,但是依然需要大量的人工介入,遇到壞人也很糟心,“你可能在網上買到假貨”就是一個例子。社會信用遵循“人性本善”理論,如果用的人足夠多,那么正向結果也就是大概率會發生的,但是撞到惡人的概率也是有的。

自動駕駛汽車時代則是智能經濟,資源調配此時由算法自動完成,人力得以最大程度解放,社會信用不再依賴人類個體信用。社會信用遵循老子的道德經,水利萬物而誰都不需要爭。

看似到了智能經濟時代,“登哥”的停車位問題解決了,但是依然有問題存在,我們還有問題需要考慮。

比如,我們怎么知道算法是公正的?我們怎么知道算法推薦的車位是真的離我更近的?我們怎么知道沒有一個算法之上,有人擁有超級管理權限,這樣一個超級特權?其實掌控了城市的所有車位的不是算法,而是一個人。誰來監督算法?誰來監督提供算法的人?《終結者》中的天網會不會出現?

在智能經濟時代,那些原來只會造地鎖的工人怎么辦,他們似乎除了失業別無出路。畢竟多數工人學不會編程寫代碼。鑒于AI的智能來自于數據,而數據又被少數巨頭所壟斷或者控制。

我們自然要擔心,在智能經濟時代,會造成——“所有動物都是平等的,但是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”。于是,隱私、平等、透明這些詞組,成了智能經濟時代最大的疑問了。所有提倡科技向善、技術民主化和AI創造美好生活的人,都需要回答這個問題,這不是用AI做公益能解決的,而是在事關衣食住行的普通問題上,AI被“公益”的運用著。

但“公益”并不容易,因為商業一切利益為先。這個時代有很多過剩的東西,比如缺乏創新的產能;也有很多稀缺的東西,比如城市空間,網絡流量。地鎖是一個符號,表示對資源的絕對占有,對他人的無法信任。但是這種占有方式,既造成了對占有者的時間浪費,也造成了資源的利用浪費。

互聯網發明之初曾是一個共享空間,但是現在正在變成一座座流量孤島,每一個互聯網巨頭都在重新發明輪子,輪軌標準并不通用,你在百度搜索,我在今日頭條,你在微信,我在釘釘,你在微店,我在淘寶。有人開玩笑說,朋友圈成了用戶的私域流量,但是當用戶需要保存二維碼才能分享,去掉鏈接才能發布,隱去來源才能推薦,繁瑣操作的背后,用戶又何嘗又不在巨頭們安了地鎖的私域當中?私域更能保證利益,數據是新時代石油,但這促成了一個“互相傷害”的叢林社會。是的,在智能經濟時代,地鎖正在“改頭換面“的回歸,每個巨頭,每個人,都有大把的光陰,被上鎖、開鎖浪費著。

在傳統經濟時代,我們相信生產規模,地鎖越便宜越好;互聯網經濟時代,我們相信連接效率,車位周轉率越高越好。在智能經濟時代,我們依然需要規模,依然需要效率,但是想象力將變得更重要,AI是基于已有知識的統計學分析,但是無法像人類一樣想象未知世界。未來是一個智能時代,也是想象力決定一切的時代。

而同時,在智能時代,人們將更加需要善良、平等、公正,這些人類與生俱來向往的東西。技術倫理在這個時代,將變得無比重要。

“登哥”的停車位故事是虛擬的,直到今天,我們都能在網上買車了,車位也沒實現共享,但我們由虛擬故事得出的問題是真實的。

    秒速快3澳洲时时彩秒速快3开奖pk10网上投注秒速时时彩秒速快3开奖秒速快3开奖秒速快3开奖